“测评-阅读-练习”循环,一篇文章说清楚英语分级阅读如何操作_技能

原标题:“测评-阅读-练习”循环,一篇文章说清楚英语分级阅读如何操作

文 | 新学说Hans/Joan/Karry/Sophie

编辑 | 新学说Joan

通过分级阅读来逐步提升学生的英语能力,是国际化学校英语教学的重点之一。英语分级阅读通常围绕测评-阅读-练习三大环节循环开展。在这个过程中,学校经常会面临测评工具无法对标学校课程、无法跟踪学生阅读能力动态发展和对测试设备要求过高等问题。

在新学说《越谈》第26期节目中,新学说CEO吴越邀请了睿乐生教育集团中国区市场经理Jennifer、杭州绿城育华学校初中部教学课程处副主任蔡瑞琼、北京爱迪学校国际中学部英语学科组长邓晨,就英语分级阅读中英文阅读水平检测、学生阅读资源的获取渠道、分级阅读的具体环节等问题进行了探讨。除了分析各学校目前使用的不同测评工具的优劣,嘉宾们也给学校在分级阅读中遇到的问题给出了优化方案。

下文为精彩内容回顾,希望可以给有需要的行业人士提供参考和借鉴。

英文读写核心技能与检测

问题1:请简单讲解《阅读核心技能研究报告》中核心技能是如何与国家课程进行对标的?教师怎样检测学生是否达到国家课程的要求?

Jennifer:我们大家都熟悉二八定律,根据研究,在学习方面,大约80%的结果来自某个领域20%左右的技能。也就是说约20%的核心学习技会影响未来80%的成果。

核心技能是学生学习进阶的基石,不仅会影响到其他技能的发展,也会对学生未来的学习、就业产生影响。因此,睿乐生教育集团的学术研究团队基于2500万学生、8000万份测试数据,通过对美国各州和英国国家教育体系标准的研究,将核心技能模型与之相匹配,为不同年级学生所需掌握的核心技能重新进行排列划分,更符合学生的学习进阶模式。

今年由于疫情,全球学校上半年都改为线上教学,整体学生的教学数据会有所缺失。新学年将至,教育工作者不能面面俱到把学生每项技能都补全补齐,那么了解哪些是核心技能必须及时跟进的,对教师教学和学生后期各项能力发展就非常重要。

以美国Common Core为例,阅读所要求的917项技能中,43%属于核心技能。例如,Focus Skills核心技能报告中表明要求学生学习将特定声音与字母相关联是早期英语拼读课中的重点,如果学生对此技能不熟练,则会无限期地阻碍他们的读写能力。教育者可以专注于此技能,以帮助学生取得最快,最持久和可转移的进步。

此外,不同年级需要掌握的核心技能也不相同。从各个年级应掌握的阅读核心技能数据来看,幼儿园和1年级涵盖了不成比例的大量基本阅读核心技能,2年级需掌握的数量也远远超过平均水平,这一发现在英美等地的学习过程中得到了呼应。

展开全文

英文阅读水平检测

问题2:请简单分享贵校如何进行英语阅读水平测试?

蔡瑞琼:英语阅读对学生的整体语言水平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杭州绿城育华学校(以下简称“育华学校”)一直都在研究如何为学生提供一个比较完善的英语分层阅读的课程体系,从而帮助学生提高现有的英语水平,使阅读成为他们一生的习惯。

对于学生的英语阅读水平测试,育华学校初中部用的是普思的测评体系,测评报告中会有阅读模块的得分率、阅读水平对标到CEFR欧洲共同语言参考标准,以及对标到CSE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同时,阅读成绩报告中还会有学生的蓝思阅读指数。这为我们设计英语分级阅读课程提供了科学的参考。

当然初中部教师也会结合自己对学生的评估对阅读成绩报告做出一些微调做这个报告。综合考虑网络因素、学生的考试状态等,教师通过组内讨论,给学生一个较为客观的反馈。

邓晨:爱迪学校十分注重英语阅读能力的培养,学校也给出了比较系统的做法:

第一步,学校会让学生每年参加剑桥的普思考试,该考试的成绩报告会提供一个蓝思阅读指数,可以检测出学生当前的阅读水平;

第二步,学校会对学生进行相应的英语文本匹配,给学生推荐英语阅读文本资源;

第三步,在阅读过程中,对学生进行跟踪和形成性评估,收集反馈。

问题3:学校应基于哪些方面考量去选择合适的测评产品?请分享您的经验。

蔡瑞琼:我们使用普思测评体系的考量有三个方面:

第一就是它的评价标准可以对标到CEFR欧洲共同语言参考标准以及CSE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对学生英语水平的追踪更加系统更加科学。

第二是测评的内容要符合大部分学生的认知水平,会针对不同年龄的学生做出调整,而不是用雅思或托福这种“终极”考试来做阶段性的检测。雅思托福起不到阶段性诊断的作用,大部分学生可能还会因此丧失学习英语的信心。

第三个考虑会是测试的可操作性。我们之前有谈过一个合作,测评需要每位学生都有iPad, 对ios的版本也有要求,但后来因为硬件的问题不得不放弃合作。而普思则可以直接在学校机房考试,时间比较机动方便。当然,经费也会是考虑的方面。

问题4:您认为现有的英文水平测试工具有哪些优势与劣势?

邓晨:我们学校在选择工具时,主要考虑到工具的灵活性。比如学校将普思考试作为测评英语水平的工具,主要因为普思可以让学校灵活的组织测试的时间、模块,更适合青少年群体。此外,该工具可以对接各类国际考试的成绩,对于K12一贯制的学校来说,可以全过程的预估学生的标化成绩与能力。

但在一线教学过程中我发现这些工具也存在一定的劣势。首先,此类测试工具对高阶分级阅读能力的指导意义不够。比如普思成绩报告中的蓝思阅读指数主要是检测学生对单词、句子的理解程度,但对于“理解隐含意义”、“考察态度”等高阶的能力并不能给出很多指导。

其次,英语阅读是动态的过程,学生可能在一个月内就会有一些变化,但一年或三年一次标化考试很难及时捕捉。因此,我们学校还会在阅读过程中辅以过程性、及时性的评估。

问题5:在学生英文阅读水平测试方面,您有哪些建议?

Jennifer:教学和大夫看病一样,学生之间的水平参差不齐。作为教师一定要了解学生,通过测试评估全面了解学生之后,再为学生制定个性化的教学方案。

睿乐生经过30多年的发展,从幼儿园到三年级使用Star Early Literacy测试,三年级到高中用Star Reading测试,通过20分钟左右做34道题目,就可以了解学生的水平。全班每个学生的题不一样,测试出来的水平也不一样。每个学生都有一个自己的ZPD,即学生适合阅读范围。教师可以跟进测试结果,了解学生水平,制定适合每个学生的个性化教学方案,跟踪指导学生的学习进度和成长。

学生测试完,Star测评可以马上给教师提供普查报告、教学指导意见报告(解释班上学生拥有的能力,以及提出建议)、学生成长报告(两次以上测试后会生成)和学生进步跟踪报告。此外,也会形成小组成长分析报告、学生诊断报告、家长报告等全方位了解全部和每一个学生的优劣势,水平以及需要掌握的核心技能和推荐技能。

Star Reading是针对学生进行阅读评级以及监测学生阅读进度的一款阅读测评软件。该系统拥有电脑自适应技术,不同学生拿到的题目不同,系统会根据学生回答问题的水平,自动调整问题难易程度。学生仅用约20分钟,完成34道题目即可立即获得权威测试报告。

该系统基于英美国家课程体系,主要考察学生基础技能、文学文本阅读、信息文本阅读以及语言使用4大阅读领域技能,涉及53项具体阅读技能。测试之后生成6大专业报告,全方位分析学生当前英语阅读能力,并对标美国与同年级学生比较,判断学生在每个领域的技能掌握水平。这样能够帮助教师准确了解学生的阅读水平及强弱项,以便及时调整教学方案,找到适合孩子们英语学习的最佳指导方法。

阅读资源的获取渠道

问题6:得到检测结果后,教师如何为不同水平的学生推荐合适的书籍?

蔡瑞琼:普思测试测评结果会同时给出学生的蓝思阅读指数,蓝思官网上有个“find a book”的页面,学生输入自己的蓝思阅读值以及勾选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网页上会给出几万本书可供选择。学生每学期挑选一本,因为学校有跟上海外文公司合作,他们会帮忙采购,大约4-6周会到货。

同时,我们在初二初三年级正常开设了由外教执教的阅读课程,分AB两层进行分层教学。任课教师会根据班上大部分学生的蓝思阅读值挑选合适的书籍在课堂及课下阅读并进行分享。当然,这个做不到像前者那么“私人订制”。

另外,学校也有英语阅览室,阅读书目覆盖到fiction以及non-fiction的科学、历史、人物传记等不同领域的阅读主题,满足到学生的个性化需求。但是,从教学和监控的角度来看,问题也会存在。比如学生阅读的书目不一样,我们如何来确定学生的阅读是否真正发生?学生的阅读理解、阅读体会是怎么样的?我们定期举办学生阅读俱乐部,但是这个覆盖的范围毕竟有限。

问题7:学校目前为学生提供阅读材料的渠道有哪些?如何照顾个性化需求?

邓晨:由于爱迪义务教育阶段为双轨制教学,英语学科在国家课程之外提供剑桥英语课程。因此,学校的阅读材料渠道主要分为课程内与课程外教材两个部分:

课程内的材料,主要通过ClassIn、BlackBoard等平台为学生分享阅读材料。材料主要包括课本、教参、报刊杂志;

在课程之外,学校每年将会为学生提供20-30本外文书单。选书的难度在400L-1000L之间,体裁为虚构、非虚构小说。书单还会涵盖纽伯瑞等获奖作品的补充,图书馆会准备样书供学生借阅,学生也可以自己购买。学校也在书籍品类上尽量多样化,以适应学生的个性化阅读需求。

问题8:myON线上图书馆相比于其他资源的优势是什么?可以从哪些方面帮助教师和学生?

Jennifer:睿乐生跟世界上300多家出版社合作,出版社出版的K-12图书,都会被睿乐生的专家划分等级,出题并进入系统,供不同年级的学生阅读。

过去睿乐生也是到英美国家学校的图书馆将合作学校的图书划分等级标签,供学生阅读。近年来随着阅读数字化,睿乐生推出了myON线上图书馆,可以让学生随时随地无限量阅读几千本原版书籍。学生可以在线离线,下载书籍,7*24无限时阅读。

2020年7月,myON的服务器落地中国,目前提供约5000本原版图书,基本涵盖了K12年级各种主题的科普和小说类体裁读物,满足学生多种 兴趣需求,孩子们可以从奇妙的冒险故事以及各种名人传记和童话故事中学习英语,了解文化,增长知识。myON中的阅读建议会根据每个学生的年级,阅读水平和兴趣而动态匹配,以帮助他们找到下一个适合的阅读内容。

此外,myON也有很多其他强大的学习辅助功能,,通过阅读过程互动,给学生营造沉浸式的阅读氛围。每本书配有专业录制的英音或美音音频,还有内置词典功能,这些都有助于加深学生的参与度,并实现更大的阅读增长。

myON也为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准备了丰富的教学资源和便捷的操作模式,教师可以分配项目并监督学生阅读增长情况。借助myON Projects,教师可以创建自定义任务,包括书籍阅读任务,写作活动,快速评估等。生成的十二份报告使教师对学生和班级的阅读进度和阅读成效都能有清晰的认知,为教师提供了学生和班级的学习情况洞察。

英语分级阅读的开展与建议

问题9:请分享贵校如何开展英语分级阅读?

邓晨:在前期的评估、提供书单工作完成后,学校在学生阅读中主要做两方面的工作:

首先,教师根据学生每天的阅读打卡、家长的协助反馈,确保学生每天都在阅读;

其次,通过阅伴App上的阅读理解、读写的练习,检测学生阅读的有效性。

蔡瑞琼:除了前面提到的根据英语阅读水平测试为学生选定文本之外,我们的英语分级阅读主要在两个层面。

一个是英语阅读课和ESL的英语课堂上,会有guided reading等活动;另外就是课外时间,由学生自发组织的学生俱乐部交流分享活动。我们校长的理念是学校的功能区域尽可能要营造阅读的氛围,让阅读可以随时随地发生,让阅读变成陪伴学生终生的一个习惯。

问题10:开展英语分级阅读过程中您遇到了哪些挑战?

蔡瑞琼:最大的挑战是目前学生在校的学业负担比较重,除了正常开设的阅读课,课外的阅读时间比较有限。还可能因为某个月的纸质图书不够丰富,从而不能满足每个学生的兴趣点。所以部分学生的阅读的主观能动性不是很强,还处于比较被动的层面。

其次就是我们对学生的阅读很难做到及时的跟进与反馈。另外教师们在设计阅读任务时比较吃力, 非常费时也很难覆盖到学生的方方面面。

问题11:在英语分级阅读的体系搭建方面,您有哪些建议?

Jennifer:研究发现,在英语听说读写4大能力中,听是最重的基础,其次是阅读,一定要是学生可理解范围内的阅读,研究发现,学生要读懂一本书,要理解本书90-98%的词汇量,并有该书的相关背景知识,也就是学生要感兴趣。

我们在英国做过一项超过220万学生参与的研究,该研究发现,每天低于5分钟的阅读时间对学生的阅读能力增长没有太大作用;5-14分钟之间的阅读时间可以带来较小的增长。阅读适合其阅读水平区间(ZPD)内容的孩子,若阅读时长越长,阅读水平可比阅读任何水平内容的孩子提升2倍。尤其是阅读时间在25分钟以上,学生的阅读能力增长速度非常快。这也是为什么英国学校非常重视学生集中阅读的时间,保证学校不会在这25分钟之内打断学生。

关于分级阅读体系的搭建,正向循环的英文学习方案很重要,对学生形式一个闭环的学习环境。

学校通过Star Reading阅读测评,定位学生英语阅读水平,获取学生测试报告和推荐阅读的书籍。接着,学生可以使用myON在线英语阅读图书馆电子书。完成阅读后,登录Accelerated Reader分级阅读体系,完成和所读书记对应的测试题。阅读2-3个月之后,再次进行Star Reading阅读测评,获得阶段性检测,了解学生在阅读上的发展和成就。

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20年9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